溝在村南,故稱南溝。村子不大,人口不過一千,溝卻不小,周邊安頓著四五個村子。南溝里有夢,夢離不開村子,更離不開童年,夢中南溝是一幅獨特的風景。
  從小與南溝混得面熟,茂密的蘆葦長在溝底,一片青翠搖曳。每天放學後的“功課”就是約上小伙伴在蘆葦盪中去割豬草,蘆葦叢里清馨涼爽,陽光從繁密的葦穗和葉片中篩過,早已沒有了毒熱的勁頭,倒有幾分安逸舒適感覺。翠鳥不時從葦叢中飛出,驚起一片葦葉的迷茫。伙伴們時而相隨相跟,時而分散開去,雖然相隔不遠,卻彼此不見蹤影,不時互打招呼,用聲音保持聯繫,有的卻故意不吱聲,讓對方莫名其妙干著急。有時也會把電影中看過的蘆盪故事“加工重演”,體驗一把英雄的感覺。等開心完畢,才想起豬草未割,便急匆匆地割上幾把應付了事。
  葦叢中有泉眼,清澈的泉水汩汩涌出,形成一道小溪,用手捧著泉水喝,甘甜清涼,沁入肺腑。小溪蜿蜒流淌,最終被設置的堤壩攔截,成為一塊池塘,塘中有魚蝦,時常有人持竿垂釣,垂釣者對我們的嬉鬧和唱歌卻很反感,說是驚跑了池中的魚兒。我們並不理會,心想,大家的池塘,為何只許你釣魚就不許我們玩耍。有膽大的竟脫去衣褲到池塘里游泳,釣魚者於是偷偷將衣服拿走,放在溝腦上顯眼處,讓光著屁股的孩童干著急,不好意思去拿。
  溝坡上長著各種各樣的樹,以槐樹居多,春天槐花盛開時,滿溝坡便瀰漫著醉人的馨香,甚至花香都溢滿了整個村子,一時間男女老少紛紛提上竹籃,拿著鉤子,下到溝底去捋槐花,這時,瀰漫溝底的不但有花香,還有甜甜的歌聲。很快,各家的竈房裡就飄散出槐花麥飯的香味。
  村子邊上有一所中學,學校離南溝很近。上初中時課餘時間喜歡拿上本書到溝里,或坐或躺在樹下,靜靜閱讀,細細體味,便有一種難得的愜意,有時也會在朦朧中打一個盹,做一個夢,童年的夢有一大半便留在了南溝里。
  村子地處旱塬,早年人們常為水熬煎,別說澆地,就連生活用水有時也很困難。記得有一年連續幾個月沒有下雨,人們就從南溝里挑水吃,自己也去挑過,感覺那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,重重的擔子壓在肩上,身體卻不敢搖晃,否則水就會灑出來弄濕坡道,濕滑的坡道最容易使人跌倒,溝坡上跌倒了可不是鬧著玩的,更別說溝坡狹窄陡峭,且遍佈著光滑的小膠泥疙瘩,人們叫它“撂跤石”,因此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膽。走溝坡體力要好,一旦挑起水桶就要一口氣走上去,中途沒有平坦處能叫你放下擔子歇息,因此要學會換肩,每轉一次彎就得換一次肩,否則水桶就會撞著崖壁,最害怕前面的人灑下了水,後面的人就進退兩難了。
  學校為瞭解決師生的飲用水,在溝底打了一口水井,安裝上水泵,接上了管道,水就被抽送到學校的水塔里,從此學校就有了甘甜清冽的自來水。村民們也“近水樓臺先得月”,用起了近在咫尺的方便水。
  我大學畢業後分到了母校任教,又回到了曾經朝夕相伴的南溝邊上。多年前,鄰村在溝底建起了一座水壩,養魚、灌溉造福村民。近年有人在溝底蓋起了鴨棚,每天成群結隊的鴨子在水面上游來游去,愛好垂釣者拋竿放線,靜坐守候,自得其樂。世間紅塵欲望此時被一泓清水、一葦蘆蕩平息殆盡。
  有人把植被茂盛的地方稱為大自然的肺,南溝不但具備了這種奇特功能,我甚至覺得它更像自然之腦,溝回跌宕,智慧開竅。在人們被滾滾紅塵纏繞身心的時候,在人們為了物質利益破壞環境的時候,在人們不甘寂寞追求空浮熱鬧的時候,南溝卻冷靜地俯卧在世界低處,不招搖、不顯擺、不頹廢、不沉淪,屏聲靜氣,固守自己。這是溝的智慧,它不需要人們給予,而是盡心地付出著,就像溝底的蘆葦割了一季又長一季,又像溝坡的槐花捋了一茬又開一茬。
  (原標題:南溝尋夢)
創作者介紹

宙品企業有限公司

ej13ejqi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